维尔夫伊万

在刺客信条的边缘徘徊
放心,不会放弃信仰的

之前俄罗斯那边把苏联时期(1967年的)的时空胶囊取出来了,写的人肯定没想到未来的这里不叫苏联了吧(´-ι_-`)
(抱紧俄罗斯球🌚)
没授权
别转载(°ー°〃)

好想抱一个球回家罒ω罒
话说谁要美国球
没人要吗
不要的话
我掐死了啊(˶‾᷄ ⁻̫ ‾᷅˵)
未授权不要转载谢谢

和平下的伤痛Σ(°Д°;
学了欧洲的历史发现欧洲的战争一个比一个惨,而且往往一打就好几年
总之珍爱现在都和平吧(✘_✘)
未授权请不要转载谢谢(✘_✘)

【幽灵海参】⑨愿露琪诺指引我们

抱歉拖了这么久
哎,要中考了做作业复习时睡个半小时都觉得是错
(✘_✘)
估计更了也没多少人看(看那些大佬的文感到自己的辣鸡)
                  ☆★正片开始★☆
“说实话为什么这一篇一开始我总觉得有人在我耳边放歌……”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充满了智慧!”
  “笨蛋……”*
  (◦˙▽˙◦)
  今天被强行暴力起床……
  海尔森翻出了装着药的瓶子然后全部倒在我的脸上,干得漂亮海尔森,我隐身无敌状态被你强行终止五小时以上。
  被拉起来后又被他扔进马车里,再被装着药的盒子(幸好是只装了三瓶的小盒子)砸到脑袋,可以说这个早上很刺激了。(太刺激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马车已经停下来了,而周围看上去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熟悉……
  嗯,不眠魂酒馆,又跑到波士顿郊外了。
  我感到一丝丝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我在外边清醒一下后就跑去偷听他们的对话,虽然我已经听过,但我基本都忘了,教团的事情让我脑子一片混乱。
  我到的时候看起来他们已经聊了一段时间了,海尔森貌似对他们有种厌恶的样子,霍顿死了之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查尔斯看了一下其他人,像是做好了去死的准备一样,然后主动对上海尔森的眼光。
  “你那个霍莫克女人。”
  隔着墙靠着上面的缝我都能感觉到查尔斯咽了一下口水。
  “有她什么事。”
  “对不起,海尔森,真的。”
  “她死了?”
  我听到这里手滑了一下险些摔下去。
  “是的……”
  “什么时候,她怎么死的!”
  “1760年,那时候还在打仗,她的村庄被袭击了,后来被夷为了平地。”
  海尔森看起来像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他要开始堕落了,我心想。
  “是华盛顿干的,他和他的手下烧了村子,你的……她死在了里面。”
  “你当时在那里。”
  “是的……”
  海尔森的手指在桌面上划着,酒馆里有点暗,可他隐隐约约的怒火还是让各位都畏缩了一下。
  “我向你保证海尔森,当时漫山遍野都是华盛顿的手下,他们那天大开杀戒。”
  华盛顿果然学到了布雷多克的残忍,我从墙上爬下来,躲到马车里。
  “你们谁看到肯维大师了。”
  我在车里呆了一天,中途跟伊万玩了各种的棋,现在我在发呆,但还是探出了脑袋看他们在干什么。
  “他不是说他去散步了吗,怕什么。”托马斯懒洋洋地回答。
  “可是他已经不见了一下午了!”查尔斯急起来,但是急有什么用呢,至少我有事干了。
  到了晚上人少了很多,其实根本没有人,除了那群英军。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醉醺醺的海尔森……加一个小偷的尸体。
  我背起他,周围连马都没有,不然我应该可以快点回到酒馆。
  “嗯嗯……肯威……”
  哦,他居然醒了。
  “你又骗我……”
  “骗你什么,我都多久没跟你说话了。”
  “你骗我吉欧会带着我的儿子来找我……”
  “什么,我有说过吗,咱们能不能等你酒醒了之后再好好谈谈。”
  “你还想怎么样,你经历过这些,却不知道去修正它,修正你的错误!”
  “好了别抽风了,我关心的是教团,这些事情……我不想去管。”
  “因为你是个懦夫!你算什么!肯威!你这个胆小鬼,你连父亲一半都算不上,你只会站在一边看着他被……”
  “闭嘴!我受够你了!你以为你是谁,我完全可以杀了你然后代替你完成接下来的事情,但是我没有,因为我不想让这个世界的康纳失去他正真的父亲!”
  我把他扔到地上然后狠狠地给他来了几拳,直到把他打晕。
  “只有这样才安静吗。”我重新背起海尔森然后走回酒馆。
  转眼又是两年……(偷懒)
  1776年6月27日
  小李子恨上了华盛顿,就因为华盛顿当上了新成立的大陆军司令,而他只是个中将,hmm,猜到结局。
  不过话说回来看傻儿子打人桩真好玩。
  为它默哀三秒先。
  而且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达文波特庄园有一个地下室。
  我稍微端详了一下墙上的几幅画,希基,强森……当然也有我的,被挂在最高的位置,占的面积也最大。
  看来阿基里斯对我的仇恨挺大的233
  过了几天伊万又主动找上我说是去海底捞金苹果。
  “你脑子被门夹了吧,金苹果长在海底?”我觉得他一定又是在开玩笑。
  “我……额,那带你吹吹海风钓钓鱼也好吧。”
  “不去!”
  “船上有书和红茶……”
  (´⊙ω⊙`)
  船开了很久,久到让我想起和康仔追班杰明时一路追到加勒比海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船终于停了下来。
  船上就我和他,也不知道他那里搞来的小型风帆战舰,反正和我没关系啦。
  他脱掉上衣和鞋子,在腿上绑了几块铁块就跳进水里,海水虽然很清澈但在他下潜的比较深后还是看不见他了。
  我心想他一时半会肯定回不来,还是回到船舱里去了。
  里面有许多我没见过的东西,有些看起来很安全,而有些被他标上了“别碰”“有毒啊”“不要作死”之类的。
  桌子上还放着一本书,我翻开看了一下,里面是些植物的标本,还有各种的注释,原来他还有这癖好。
  翻到最后,像是没写好的一面,只是简简单单的夹着几片叶子,然后写着“禁止燃烧”。
  叶子的确不能碰火对吧。
  我使坏的削下一两片叶子用蜡烛点燃,它被点燃后放出了一大片淡淡的烟雾,我突然有点后悔,但来不及了。
  周围的颜色突然变得鲜亮起来,我晕乎乎的,这些烟肯定有问题,但我在无意中已经吸了好几口了。我走到甲板上试图透透气,但这没有用,我莫名其妙的感到兴奋。
  “欢迎来到鄂木斯克!”
  一只红色的大鸟用他的手(?翅膀)拍了一下我的肩,换做平时我早就推开他了,可是我没有。我和他一起靠在船弦上,看着大海,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
  “我可能只能陪你几分钟了,过几下我就会离开,而且看起来你的朋友要上来了。”
  海面上出现了一些气泡,然后是一个人了上来,是伊万,我险些以为他淹死了。他咬着一个袋子向这边游过来,里面是什么,金苹果?
  “时间到了,和你一起发呆挺有趣的,下次再见,朋友。”
  我摇了一下脑袋,周围的颜色慢慢的恢复正常了,伊万爬了上来,看起来像是累了一天的样子。
  “你哭了?”他一边用布擦干身上的水一边看着我,“我就慢了一点点不至于吓哭吧。”
  “我才没有……”我搓了一下眼睛,但还是难受的要死。
  “那你的眼睛为什么红红的。”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整理好衣服后才把那个袋子扔给我,我慌忙接住,里面似乎有什么球形的物体,我的心颤了一下。
  金苹果!我几乎是撕开那个袋子,我上辈子没能有幸见到的东西。它像是黄金制造的,但却没有黄金的油腻和重量,上面有一些花纹,像是装饰还是什么,我内心激动的连话的说不出来。
  但突然的,金苹果发出强烈的光,我本能的用一只手遮住眼睛,但我却看到一片我未曾见过的画面。
  战火
  惨叫
  爆炸声
  还有
  称王的华盛顿!?
  断断续续的画面结束之后我愣了一下,然后立马晃了一下伊万,“你看到了吗!华盛顿也有金苹果,他会毁了这一切的!”
  “我我我什么都没看到啊!我的狗眼都快被闪瞎啦!”
  处于某种害怕我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到达大陆军的营地,看起来一片正常,华盛顿还站在远处跟别人说话。
  “看到了吧,花生炖人畜无害怎么可能会毁天灭地呢?”伊万和我挤在干草堆里,过了一会,他把那个装着金苹果的袋子给我,“金苹果,归你了。”
  “为什么,给你保管不是更好吗?”
  “万一你要用呢?而且只有你和海尔森可以用啊。只有你们两有先行者血统啊,对了,还包括康仔。”
  我接过袋子后锤了他一拳,“康仔是你能叫的吗!”
  他捂着头委屈巴巴的看着我。
  我拎着他赶紧离开了这个让我极其不舒服的地方。
  于是我没有改变我看到的未来。
  在船上我就弄坏了袋子,也就意味着它是破的。
  金苹果掉在了地上,但我却没有看到,骑上马后连回头看一下都没有就离开了。
  那位大陆军的总司令在巡视时注意到了草堆边有一个散发着金光的东西。
  他捡起来,这对于他而言是很陌生的东西,但来不及了。
  随着强烈的光芒闪过,一切都晚了。

没错又是我,我臭不要脸的来了 刚建了个群所以来拉人🌚 所以欢迎甜不辣加入,刺客加入不负责安全。 关于海参的各种cp的可以在群里说,二太爷,挨揍,大番茄,马馆长相关的也可以,嘿嘿。 也可以聊聊天,群主绝不骂人(除非对方先开腔) 还会把各种图(来自百度或是p站的)搬来,so 求你们快点加吧(இωஇ ) 二维码在p2

【幽灵海参】⑧愿洞察老铁忽悠我们!

   只是一个无厘头的脑洞, 玩ac3时看到大团长就这么嗝屁了觉得好可惜。
   加上受到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这种说法,我觉得康爹可能会卡在人间吧,所以就开始了脑洞。
  人物崩坏注意
  可能有刀子什么的
  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
  文笔渣注意
  海参视角注意
  设定:就是被康……师傅恁死,然后灵魂卡在了人间,一般人看不到也听不到幽灵参和他的声音,可以无视障碍(幽灵没有实体嘛),但是每天下午的四点到五点会恢复实体,然后就是回到了过去,自己还年轻的时候

             ★☆正片开始☆★
  1770年2月的某天
  我自从惹毛海尔森后就再也没有在庄园里睡过一觉了……
  但是我后来为了赔罪就弄了一只海参给他养,我甚至特地用一个瓷罐把它灌满水装起来放到他的桌子上,结果就是我在谢依房间睡午觉时被他从窗户上扔了下去……
  原因是那个罐子实在是太难稳住了,以至于海尔森的披风只是不小心勾到了罐子结果造成了水漫桌子的悲剧。
  但是我也得到了一些消息就是海尔森之前生我的气并不是跟霍顿有关,只是单单的嫌我啰嗦,我只是这自己吓自己罢了,毕竟这时霍顿还在军队里。至于那个该死的梦,嗯,我还是不解释了。
  话说海尔森回英国怎么花了那么久。(问你啊)
  我天天站在港口等他,希望能在下船的旅客中看到他,但是现实往往不尽人意。
  尽人意时我又不想了。
  海尔森看上去就像老了好几岁,头发也开始泛白,青春开始加快从他的身上流走,他回来后也是没事干,也可以说是不想干,于是在弗吉尼亚建了个家,种了些烟草和小麦。
  然而我去的时候我和他刚见面时他还震惊于我突然年轻那么多,但下一秒就被一顿臭骂,他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他霍顿会死。我被他吓得待在原地,可我又不敢找理由,直到他突然痛苦地捂住他的腹部,我急忙扶着他进屋,海尔森想挣脱我,可是那里的痛楚让他站都站不稳。
  于是我就名正言顺的待在那里了,虽然还是睡在草堆里。
  嗯,三月到了。
  来自波士顿的喧嚣。
  还有殖民地反抗者的。
  我是偷偷爬上海尔森的车,到了波士顿就下车乱逛了,当然我还是在海尔森周围。我爬上一座房子,坐在屋顶上观望着周围。
  煞风景的东西果然出现了。
  阿基里斯。
  “狗 娘养的。”我心里暗骂一句。
  康纳和他站在一起看着抗议的人群,他们说了几句话后康纳就跑过来爬上边上的屋顶。
  我坐在一边看他把那名可怜的射击手杀死,如果这时候康纳开鹰眼会怎么样?看到一个不正经的老爹在看戏?
  过了一会,在我们的对面,查尔斯也爬了上了,然后开了枪。
  人们开始剧烈地骚动起来,英军也因为这一声枪响动了手。康纳站在一边盯着得意洋洋的查尔斯,满脸都是惊讶,掺杂着少许愤怒。
  我看了一眼阿基里斯,那个懦夫看起来准备丢下康纳自己先走,我从房顶上跳下来然后爬上阿基里斯的马车,跟着他离开了混乱的波士顿。
  “这就是你愿意重操旧业的理由?为了报复我?”我现在愤怒到极点,这个老东西就应该死在极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康纳终于跑回来了,看起来他狼狈不堪,对着阿基里斯撒着气,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于是离开了达文波特庄园。
  1773年12月
  我还在睡着午觉就被晃醒。
  我揉揉眼睛从草堆里探出头来,好像是个港口……哎,我不应该睡在弗吉尼亚那里吗,这里好像是波士顿……
  我从草堆里站起来抖掉我身上的稻草,这里真的是波士顿,但看起来有些吵闹。
  “这可是历史事件啊,你上辈子没看到这回我带你看,高不高兴。”
  我脑子还晕乎乎的但只要看到这个白色的帽子就知道是谁了。
  我又趴回草堆,无聊地看着对面那一群人。
  “老铁,打起精神来啊,要不要吸点(猫)薄荷清醒一下。”
  我伸手接过伊万给的小袋子,然后猛吸一口。
  一股热辣的味道刺激着我的脑子,我瞬间醒了过来,然而伴随着的是我的眼泪,大把大把的眼泪,还有鼻涕。
  “为什么吸个薄荷都那么感动。”伊万拿回了那个小布袋然后也猛吸一口。
  “混账,你拿的是胡椒吧……”
  “好像是这样的……”
  于是我们两个人眼泪汪汪的趴在那里看着人们把一箱一箱的茶扔进海里。
  不过也好乘机让我心疼了一把那些被倒掉的茶叶,看来有一大段时间我偷不到红茶喝了。
  倾茶活动的最后,康纳出现了。
  他已经穿上了那身刺客服,带着满脸高傲的表情,把最后一箱茶叶扔进海。
  我转头看到威廉·强森,他一直站在我们后面,可惜看不到我们。
  看起来威廉恨透了康纳。
  于是死的最早。
  我缩回了草丛,继续我的午睡,但是胡椒的味道还停留在我的鼻子里,我不耐烦地爬起来想用海水洗一下,但是
  我又回到了弗吉尼亚。
  哼,这可真奇怪。

完全就是在用生命写,上学根本没时间,而且为了时间线的不混乱得一边翻着小说一边查着百度( ̄ー ̄)
但我觉得还阔以 o(*≧▽≦)ツ ~ ┴┴

【幽灵海参】⑦愿洞察老铁忽悠我们!

  只是一个无厘头的脑洞, 玩ac3时看到大团长就这么嗝屁了觉得好可惜。
   加上受到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这种说法,我觉得康爹可能会卡在人间吧,所以就开始了脑洞。
  人物崩坏注意
  可能有刀子什么的
  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
  文笔渣注意
  海参视角注意
  设定:就是被康……师傅恁死,然后灵魂卡在了人间,一般人看不到也听不到幽灵参和他的声音,可以无视障碍(幽灵没有实体嘛),但是每天下午的四点到五点会恢复实体,然后就是回到了过去,自己还年轻的时候

             ★☆正片开始☆★
 
  今天自己倒了个大霉。
  要怪就怪自己老了,如果自己年轻十岁,自己早听到动静跑了,如果年轻二十岁,不但能发现有人偷袭还能反杀。
  然而现在自己被一群强盗用绳子紧紧地绑着,看着他们把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搜出来,当然也包括袖剑和长剑。
  “老大,这是什么。”
  就在自己心里默念去死去死去死的时候,其中一个人从自己衣服里面掏出了那张名片。
  shit……
  这张鬼画符对于他们而言肯定没有什么用,但对自己就不一定了。
  刺啦一声,那张卡片在他们老大的手里被撕成两半,然后猥琐地丢掉。看起来自己身上可以卖钱的东西都被摸出来了,就差自己的衣服了。
没想到自己只是出来透透气就被一群土匪拿下二杀 。
  就在自己绝望的时候,一声惨叫差点把自己吓着,土匪头子手里还握着小刀,但是他的表情痛苦起来,他的胸口冒出一个尖锐的物体,正好在他的肺部,这个混蛋还没有挣扎几下就倒下了,背上还插着一根矛。
  “啊哈哈,老子的标枪可不是白练的,当年我可是随便扔扔都能满分,见识到了吧!”
  群体抬头,就在自己对面的那棵树上,一个跟自己穿着相同的人站在树枝上,大笑着,然后就,摔下来了……
  额,他是傻子吗……
  那个家伙从地上爬起来,看样子摔的很轻,或是说他是不在意这疼痛一样,然后他像是认真起来一样拔出了一把长剑。
  然并卵。
  那把剑估计连刃都没开,砍到那群混蛋身上毫无杀伤力,没过多久,那把剑飞了出去,而且还是被打断了。
  哎,还是别指望这个脑残吧。
  等等,这什么味道。
  一大片烟雾散开,中间掺杂的怪味让自己一点昏昏欲睡的感觉,很快,在这种让人感觉轻飘飘的烟雾中睡着了。
  “大师,大师,起床啦!”
  那张脸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如果不是浑身没有力气他现在应该被自己踹开了。
  周围还是森林,一个已经熄灭的火堆摊在边上,远处隐隐约约得还能看到庄园。
  “是梦吗……”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烟雾的效果,连说话都变得一些吃力。
  “是梦的话我就不在这里啦!”维尔夫一万的脸又凑上来,还附带着像是占了便宜一样的表情。
  自己艰难地坐起来,身上的东西貌似都已经归位了,而且菊花也不疼……
  我在想什么!
  “哎呀哎呀,干嘛一脸怨气地看着我,我可是很遵守合约三秒内出现啊。”
  “没错,而且废的要死。”
  “怎么能怪我,我个学生党天天写作业体能哪有你这么好。”
  “我都老了……”
  “怎么可能,不信你看看。”
  那货把一个镜子拍到自己脸上后就消失了。
  镜子里照到的是个年轻的海尔森,但是不知道自己呆呆地看着自己看了好久。
  为了让你开森我就让你年轻下好了,记得为我的服务五星好评哦亲^3^(新的名片已经放好了,别担心召不到我)         
                       ——维尔夫伊万
  过了几天,自己是被噩梦惊醒的。
  自从谢依走后自己一直睡在他的房间。然而一直都在失眠,有件事情就是想不起来,但是却感觉很重要,貌似是关于一个人的。
  海尔森最近没什么事情干,平时也就是坐在那里一边看书一边喝着红茶。
  “最近很悠闲啊。”又是一张纸飘在那里。
  海尔森没理我,但我确定他看到我的纸条了,他把杯底最后的点红茶喝完后才慢悠悠地转过来,然而是为了倒茶。
  但是茶水已经喝完了,海尔森看起来有点不快,但还是一脸“算了,我反正也不想喝了的表情。”
  然后我就不小心捅了马蜂窝。
  “霍顿呢,这时候他应该在这里的。”
  海尔森僵住了,我第一秒想到的是做的噩梦,有一个人吊在干枯的树枝上,没有下半身,掉出来的肠子甚至还在滴血。
  吊死的人是霍顿。
  海尔森瞪了自己一眼,如果自己不是幽灵,也许有人会看见海尔森一刀捅死了另一个海尔森。
  快跑吧蠢货,我对着自己说。

感觉自己满脸仙气……
最近那么忙连正文都来不及写ヾ(。 ̄□ ̄)ツ

依旧是瞎搞

论刺客信条最令人夭寿的事(狗哥依然客串)

马馆长:“那个菜鸟会游泳了……”

大番茄:“挨揍居然坚持了一个晚上……”(等等,你怎么知道!)

康jxhfhocdk:“爸爸居然讨厌小李子……”

黑胡子:“德华说他想把寒鸦号送我……”

拿皇:“法棍居然长高了……”

伊薇:“雅阁说他想把黑鸦帮改成城管大队……”

鳕鱼:“sir刚刚爬到树上看风景又下来了……”

八爷:“赛努飞走了……”

矮凳:“我觉得手机好无聊……”

【幽灵海参】番外②

说是番外其实就是海参在现代的生活……

幽灵参:我是不是该感谢你给我地方住

维尔夫伊万:嘿嘿,不用谢啦,其实这是我和我的两个好基友修行的地方,现在我们都在上学,每次回来都一堆灰尘,所以顺便让你一边住一边打扫啦(*σ´∀`)σ

幽灵参:原来你的真正目的是这个,话说修行是什么鬼

维尔夫伊万:就是放假的时候把我们三个丢在这里,每个人只有五百块,想要活下去还得赚钱

幽灵参:哦……

维尔夫伊万:你要喝的吗,我还有红酒

幽灵参:呃呃,我都连续喝了一星期红酒了,能不能让我喝点其他的东西

维尔夫伊万:白开水

幽灵参:我的意思是有没有茶

维:诶,我有很多种茶,嗯,就是有些这里买不到

幽灵参:只要红茶有就好了

维:巧了,我这边没人喜欢喝红茶也没人卖

幽灵参:(扶额)好吧,那你还有什么茶

维:我有端午茶,龙井茶,菊花茶,白茶,普洱茶,乌龙茶,银猴茶,绿茶,黄茶,大红袍,黑茶,铁观音,碧螺春,黄山毛峰,武夷岩茶,安徽瓜片,福建云茶,南京雨花茶……

维:哦,还有减肥茶,午时茶,冰红茶

幽灵参:算了,我还是要白开水吧

论父子关系如何破裂

谢伊:嗯,康纳,我知道你和我的上司有许多矛盾,但这次为什么打起来了。

康纳:他要做一件坏事我必须得阻止他,不然我们都会遭殃的。

谢伊:怎么可能,sir绝对不会陷害自己人的!

康纳:他说今天晚饭他来烧。

谢伊:那有什么问题?

康纳:你不知道他是英国人吗?

谢伊:知道啊,这又有什么问题。

康纳:他要做仰望星空派……